1

香蕉视频app无限制次数在线

~~~~~二十分钟后看~~~~~

“温秘呐,中午想吃什么,我请客。”

吃完网上的瓜,方年同学看看时间,懒散开口。

一听这话,温叶瞬间眼前一亮,直接站了起来,满脸期待道:“吃云南菜可以吗?”

见温叶很是期待的样子,方年忽然来了点恶趣味,一本正经道:“行,我记得学校就有云南菜,又近又干净卫生,走吧,管够。”

看看时间,刚好是晚上七点。

方年稍加思索,按手机拨号,电话接通时,他已经换上了鞋子。

“喂。”

听到声音,方年可了句:“荷姐吃过晚饭了吗?”

关秋荷语气清冷的道:“怎么?”

方年笑着说:“那什么,想让你请我吃个晚饭,一不小心错过饭点了。”

关秋荷嗯了声:“那你过来我家,正好在做饭,当我请你了。”

清纯美女可爱睡衣照

“成。”方年应了下来。

接着开车去往浦东。

稍稍有点堵车,三十分钟才到世茂五号。

尽管自打在关秋荷家遇到了关母,方年就再也没来过,但停好车后,他依旧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关秋荷家。

开门的关秋荷穿着家居服。

方年起码得有半年多没见过关秋荷这般打扮了。

朴素不着妆容的样子倒是还遇见过一两次。

嘴上说了句:“你这一身,感觉咱们得有一年没见了。”

接着方年左瞧瞧右瞅瞅:“咿呀,有日子没来,感觉房子都变大了。”

关秋荷瞥了眼方年:“不是过来吃饭的吗?”

说着朝餐厅偏头:“喏,菜都做好了,上桌吃呗。”

闻言,方年赶紧洗了把手,去到了餐厅。

餐桌上早已摆好了米饭,以及四菜一汤。

生活上向来精致的关秋荷,可不像方年,连下碗面条,都只是凑合的素面。

她这边的食材从来都丰富多样。

有海鲜,有肉,有素。

关秋荷将头发随意的束拢在脑后,坐下来看了眼没动筷的方年,打趣道:“怎么,小方现在都这么拘束客气了?”

“没有没有,这不是等荷姐一块吃嘛。”方年笑眯眯的道。

“毕竟每次到你家,都仿佛到了另一个阶层。”

关秋荷翻了个白眼,是真懒得搭理方年。

方年这次没再客气。

饭桌上,关秋荷甚至都没关心方年怎么忽然要她请吃饭的起因。

说着些没营养的闲话。

…………

饭后,关秋荷给方年泡了杯茶:“正好你过来了,前阵子赶巧碰到些上好的大红袍,一会你带走吧。”

“行,你都说上好的,给我其实有点浪费,大约等于牛嚼牡丹。”

“自己喝,管那么多干嘛,又不贵。”

“……”

方年没多说,确实谈不上多贵。

即便是还能碰到母树大红袍,价值也就那样,二十来万半两,喝一两次还是能喝得起的。

多了……

多了没有,几年前就停产了。

坐在单人沙发上,方年接过关秋荷递过来的一杯茶,慢悠悠喝了两口。

关秋荷主动提起话题:“说吧,晚上还能乐意来我家找我,是什么事情?”

“确实有点事情,先说一件让你开心的事。”

说着,方年神秘一笑。

关秋荷正尖着耳朵听下文,却见方年又喝起了茶。

本来是盘腿坐在沙发上的关秋荷,瞬间放下腿,上身直立,威胁的意味一下子就浓郁了起来。

方年赶紧说道:“不是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着急了?老总的耐心呢?”

“跟你我还要玩耐心?”关秋荷嗤之以鼻。

方年抿抿嘴,一副悲伤的样子:“我感觉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关秋荷脸色就警惕起来。

方年立马换了种口吻,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你还记得当初我跟你提过的共赢理念吗?”

“记得,你当时说这只是基础。”关秋荷点点头。

脸上逐渐冒出了好奇与感兴趣的神色。

方年没再吊胃口,语气冷静道:“今天晚上刚好看完一本伦理学导论,里面提到关于功利主义的简单朴素观点,我忽然明白过来;

是我把事情想复杂了。”

“嗯嗯,你接着说。”关秋荷很有当听众的自觉。

方年望了眼关秋荷:“其实对于现在的贪好玩来说,不一定要去找复杂的公司文化属性;

只需要给现在的贪好玩定义一个目标,让管理层、员工们为之努力即可。”

关秋荷不解:“这件事情跟让我开心有关联吗?”

方年就笑:“别着急,等我说完你就明白了。”

“给公司制定一个长期目标,让ceo带着大家一起努力,这样一来,是不是有没有你这个总经理都一样?”

“只要这个目标能够合理的实现利益最大化。”

闻言,关秋荷仔细想了想,可:“是战略目标,还是使命、愿景?”

“都算,这三个词无非是细节不同。”方年简单道。

听到这里,关秋荷微笑着摊手:“什么样的目标既符合共赢理念,又符合发展方向,还能让大家提起兴趣去奋斗?”

“这就是我今天从书上找到的答案。”方年不慌不忙的道。

“其实算是一句广告词。”

关秋荷静等下文。

方年清了清嗓子:“通常,伦理学里的功利主义会认为,人之本性是趋乐避苦;

应该以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作为道德的目标;

简单来说,可以总结为三个字:幸福感。”

顿了顿,方年又说:“而如果我们给公司员工定的目标是以为最大多数人的幸福感出发,那么员工们会相应的得到成就感。”

“这些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:用心创造快乐。”

方年当然知道,这是鹅厂将在今年启用的游戏标识,只不过具体哪天不记得。

更知道,这个标识有很多人的记忆,将在9年后被更新为:‘去发现,无限可能’。

当时鹅厂首席运营官向鹅厂的互动娱乐事业群全体员工发了邮件。

强调这不只是品牌事件,也是鹅厂游戏对:“游戏认知、价值追求以及使命愿景的一次重要升级”。

其实有些东西一直都在方年的脑子里,只不过这根弦没被触动。

没等关秋荷开口接话,方年接着又说:“不过我更喜欢定短期的目标,所以,我想给贪好玩游戏平台加上目标:

让每个参与游戏的人享受游戏世界。”

关秋荷咀嚼着这几句话:“我怎么觉得‘用心创造快乐’更雅致一些,后面这句话直白很多。”

“差不多吧,不过我们得考虑一下现实状况,贪好玩才刚刚起步,不够直白的目标可能会让大家茫然且没有方向。”方年解释了一句。

心里咕哝道:“好歹鹅厂也是从02年开始做游戏,花了这么久才找到的使命愿景,肯定雅致。”

关秋荷想了想,认同道:“有道理。”

“要不然这样,公司标识用心创造快乐,游戏平台标识再用直白点的?”

方年不置可否:“我是没什么意见,不过你得查查看有没有人用了,别侵权。”

心里却想,要是时机合适,把鹅厂的成果抢了也无所谓。

接着,方年将话题拉回来:“给贪好玩定了短期内的最高目标之后,把带着公司员工一起去实现目标的事情交给吴鸿,是不是能让你开心。”

关秋荷笑眯眯的点头:“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次没等方年开口,关秋荷主动可:“开心的事情讲完了,是不是还有不开心的事情。”

“应该谈不上。”

方年露了个笑脸。

“也是巧了,今天在学校社团里有个成员也在玩‘我的世界’,他在里面搭建了一个粗略版的复旦大学;

我让他去试试1比1还原。”

“所以,事情就来了……”

关秋荷赶紧说道:“今天上班后,在会议上我已经安排下去了,长城、故宫这些马上就会有。”

方年摇摇头,嘴上说道:“虽然我觉得这点小事,可能往后大家也会提出来,但偶尔抢一下策划的活计,我觉得也还挺有意思。”

“搞个活动吧。”

“主题可以是去创造你心中最美的世界,或者别的什么样都行。”

关秋荷眨了下眼睛,心中一动,嘴上道:“你的意思是,加大推广力度?”

“一两个噱头,怎么比得上号召全民来玩更有意思,我们能想到的只有长城、故宫啊,但玩家们能想到的东西就多了;

清明上河图啊、圆明园啊、学校啦,甚至是地球宇宙等等;

花一笔看起来很丰厚的奖金,让大家享受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的快了,多好?”

方年面带微笑,漫不经心的道。

这种小事情,其实都不应该方年操心,不过是刚好碰到了,抢点活干。

总要偶尔给自己的懒狗状态粉饰一下。

闻言,关秋荷略作思考:“行,具体的事情,我让游戏活动策划去完善吧。”

接着话锋一转:“我怎么忽然觉得25亿人民币的估值,是有点低了。”

“如果我们把奖项设置得丰富一些,把最高奖项的奖金设置为10万乃至100万,我估计玩家数量会呈现指数式的暴涨;

因为捆绑了游戏平台,几乎可以确定,游戏平台的注册用户增长速度会更恐怖,啧……”

方年补充道:“是不是忽然觉得,一个简单的策划,怎么可以带来如此恐怖的商业价值。”

“对。”关秋荷没有否认。

方年笑了起来:“因为所谓的商业价值,本质上其实就是不同的点子而已。”

“比方说游戏平台,最开始只不过是个共赢的点子;

再比如说制定目标,现在也只不过是个点子,当目标实现后,自然会有随之而来的商业价值。”

方年心里还咕哝一句:“你怕是没见过一个综艺点子,乘风破浪得让一家公司市值短时间内飙涨几百亿。”

听得关秋荷一脸感慨:“世界竟如此简单。”

“难道这就叫书读得多?!”

方年望向关秋荷,笑眯眯地道。

“关总别感慨了,我之所以这么着急忙慌让你从贪好玩的事务中解脱,可不是让你感慨的,前沿天使这边,得赶紧忙起来了。”

反正跟人沾边的事情,方年一点不干。

看着笑容和气的方年,关秋荷仿佛像看到了一只恶魔。

关秋荷哼了声,没好气的道:“知道了,资本家!”

方年随意的道:“前沿天使在投完网龙无线之后,又成了穷光蛋,得赶紧想想办法,让剩大赶紧去收购南韩eyedentity的股份。”

顿了顿,方年飞快的道:“我书读的少,不过还好才大一来得及,所以……

我觉得我应该去沉迷学习,像这种小事情就全权交给关总了。”

“前沿天使持有的21%股份,我的预期价值是1.4亿人民币以上,你可占里面40%的收益。”

“要加油喔,关总!”

方年几乎是被关秋荷给赶出门的。

“快,你赶紧走,时间不早了,我困了,要休息!”

就恨不得连推带搡。

偏偏方年在离开前硬是大声补充了一句:“也别忘了网龙无线的事情!”

清明节当日,果如天气预报所说,申城是个大艳阳天。

气温较昨日上升了6c,一下暖和起来。

又是假期,就令大多数人心情愉悦。

毕竟多数人是在他乡,很少会因此回家扫墓。

方年哼着歌儿,坐在沙发上通过电话撩拨着陆薇语:“今天这么好的天儿,好想踏青,可惜陆女士不在。”

“别装了,你可巴不得我不在,这样你有的是小伙伴跟你去踏青。”陆薇语故意打趣方年。

方年咦一声:“陆会长在长安的仰慕者可真是一点都不多呢。”

“长安天气可不像申城。”陆薇语不甘示弱。

方年哈一声:“你看看,这就暴露了你的心思!”

“我……”

陆薇语刚开了个口,就被方年给打断了:“你先别说话!”

“我跟你说,这个事情过不去了!”

“隔着一千二百公里,你都伤到了我的心。”

“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!”

听得陆薇语直眨巴眼睛:“那,方先生要怎么样,这件事情才能过去。”

“先说好,这个月得啵啵份额都给过了,不兴第二次。”

方年眼角一挑:“啊这!“

“那,反正这事情就是过不去了!”

“行行行,我等方先生想好条件,好不好啊~”陆薇语笑嘻嘻的哄着方年。

方年抿抿嘴:“也行吧,先欠着,不着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了,方先生去跟别的女孩子踏青吧,我得去学习了。”

最后陆薇语嬉笑着说道。

方年咂咂嘴:“这可是你说的,那我可真去了。”

陆薇语赶紧说道:“快去快去。”

结束通话后,方年稍微想了想,真就拿上钥匙开车出了门。

都没去前沿公司。

毕竟前沿公司今天也放假,兼职员工刘惜跟温叶都不用上班。

一路去了静安。

趁着今天刚好没事,天气又好,方年准备将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付诸行动。

申城几个知名的商铺都留下了方年的身影。

方年看着天空飘起的毛毛小雨,无可无不可的同意下来。

反正也就几步路。

远远的就听到了社团驻点办公室里传出的喧闹声。

“子镜,这里不对……”

“再调整一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