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丝瓜草莓苹果app黄

按照央视已经安排好的时间,《华夏汉字听写大会》会在上午9点的时候,在央视大楼的3号演播大厅准时进行录制。

刘子夏开着车,车速恨不得飙到了180迈,火急火燎地往央视大楼赶,总算在8点50分的时候,到了听写大会的后台。

早就在后台休息室等候的,节目组给刘子夏安排的化妆师以及造型师,赶紧给刘子夏进行化妆、挑衣服,在短短的10分钟里面就已经给他收拾完毕了。

当9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,整个央视3号演播大厅里,响起了刘子夏创作的那首《生僻字》的前奏曲。

3号演播大厅的观众席如果坐满的话,至少能坐下1000人。

现在,整个演播大厅都已经坐满了人,甚至还有人在边上站着。

如果是按照以往录制节目的情况来看,能够坐下五六百人就算挺多的了,毕竟进演播大厅也是需要入场券的,入场券不花钱啊?

因为是第一场比赛的录制,所以人才爆满的!

“哎,这歌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?是不是昨天春晚的那首歌?”

“就是啊,春晚上刘子夏不就是唱的这首歌吗?”

“老天,我夏不会也参加了这个节目吧?这也太意外了……”

现场的观众们惊讶了,每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期待的神色。

足球场上长发运动服美女小清新写真

至于电视机前面的观众们吗?

那就要少得多了,毕竟初一上午是过年的第一天,每家每户吃过饺子或者汤圆之后就都去拜年了,或是走亲戚,或是去朋友家。

所以,电视机前面的观众,其实都是一些女性还有小孩子们。

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,整个人显得特别精神的刘子夏,握着话筒缓步走到了舞台上,口中还在唱着这首歌曲:

“我们中华的汉字,落笔成画留下五千年的历史,让世界都认识,我们中华的汉字,一撇一捺都是故事……”

我靠,竟然真地是刘子夏!

现场所有的观众们都兴奋了,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了,之前也没听说他要参加这个节目啊,怎么……等一下!

昨天的央视春晚上,他演唱的这首《生僻字》,不会就是春晚导演组特意安排的,让他演唱的《中华汉字听写大会》的主题曲吧?

天呐,真是太好听了,耳朵都要酥了!

所有的观众,包括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都认真听了起来,甚至还跟着刘子夏演唱的节奏一起哼唱了起来。

就是这种冲动不知道是怎么来的,反正这首歌就是好听,就是想要跟着一起唱,想要去……唱一把!

等到刘子夏的歌曲演唱完,央视的主持一姐董晴,穿着一身特别喜庆的红色礼服从后台走上来,说道:

“书写的文明传递,民族的未雨绸缪!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董晴和刘子夏两个人,同时向在场的所有观众以及摄像机的方向,躬身行了一礼,说道:

“大家好,欢迎收看由中央电视台和国家文字语言工作委员会,联合主办的2016《中华汉字听写大会》,我是主持人董晴!”

“中华汉字听写大会呢,设一位主考官,今天担任主考官的呢,是我们中央电视台著名的播音主持人,郭强先生!”

董晴直起了身子,来到了舞台边缘的一个主持台,拿着一张手卡,开始介绍了起来。

董晴话音刚落,一名长得特别端正,穿着一身正装,看起来很和蔼的青年男子走上了舞台,他先是和大家挥了挥手,然后用字正腔圆的播音员口音说道:

“我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郭强,今天我为大家担任这一场比赛的主考官。”

郭强是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节目的播音主持人,自从开始播音主持工作至今已经7个年头了。

每天晚上7点到7点半的时间,他都要为国的观众们播报国内外的时政要闻,而且还是零失误!

这在播音主持界内,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!

因为7年的时间,从来都没有出过失误,对一名播音主持的功底有着很强的要求,更何况他播报的是时政要闻,是绝对不允许出错的。

看到郭强这道熟悉的身影,现场立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之后,郭强走到了设置在舞台正对面的一个主考台边,这个主考台,像极了《新闻联播》里面的那个主持台。

整个舞台的设置呢,在舞台正中央位置有一个答题台,然后在舞台的边缘是主持台,正对面是主考台,而在主考台的右侧是一个裁判长台,在主考台的左侧是一个连在一起的裁判台。

每个人的座位都有精准的划分。

等到介绍完郭强之后,董晴开始介绍其他的嘉宾、裁判:“大赛设裁判长一名,担任本次裁判长的是,华夏文子社会科学院……”

郦博是这次的裁判之一,刘子夏这次也很荣幸地担任了裁判。

另外一名裁判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,叫蒋一舟,据说是某古文字博物馆的副馆长,裁判长就比较牛.逼了,社科院的一名院士。

董晴的每一次介绍,都会迎来观众们的强烈反应,特别是介绍到刘子夏的时候,那场的掌声都要翻天了。

而等到董晴的介绍完毕,郭强这位播音主持人开始介绍大赛的规则,以及参加本场比赛的都有谁。

今天的这场大赛,一共有四个方阵参加,分别是来自疆省奎屯的第一中学代表队,豫师大附属中学代表队,贵省邽州的第七中学代表队,以及江浙余杭的外国语中学代表队。

其实这一次的《华夏汉字听写大会》主要参赛的人,都是来自国的一些中学生们,他们都是经过层层选拔才进入到复赛的。

看到这些年轻的面孔,刘子夏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笑容。

郦博就坐在刘子夏的旁边,看到这一幕,问道:“子夏,想什么呢?笑得这么开心?”

有了春晚上的那一次合作,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亲近了很多,在称呼方面自然也就变得没有那么客气了。

“看到这些可爱的孩子们,突然想到了一句话!”刘子夏笑着说道,

“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富则国富!”

“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智……”听到刘子夏的话,郦博眼睛亮了起来,嘴里重复念叨了起来,“子夏,这话是谁说的?”

这个世界可没有戊戌变法,更没有梁启超,《少年中.国说》就更不存在了,这句在刘子夏前世特别火的话,到了刘子夏这里,反倒成了他的原创了。

“我说的。”刘子夏还真是够不要脸的,直接往自己身上揽。

“这句话太有前瞻性了。”郦博脸上都开始泛光了,说道:“都说少年是祖国的花朵,只有少年能够强大起来,才能更好地为祖国的发展建设,贡献更大的力量。子夏,你这句话,我一定要记住!”

刘子夏笑着摇了摇头,他绝对不会告诉郦博,在梁启超的《少年中.国说》里,这个‘少年’,其实说的是新生中.国的正治形象。

“哼,哗众取宠!”

趁着大赛暂时没他们什么事,就在郦博还想和刘子夏深入讨论这个的时候,旁边响起了一道很不屑的沙哑声音。

尽管声音很低,但是这边的裁判台上,就只有他们三个人,裁判长有另外的独立裁判台,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。

除了他和郦博,那就只剩下那位某文字博物馆的副馆长了。

“老蒋,你刚刚说什么,我没有听清楚。”郦博就是那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,所以在听到蒋一舟的话后,脸就沉了下来。

蒋一舟没想到郦博会是这种反应,就说道:“哦,没什么!”

现场这么多人,又是现场直播,蒋一舟可没有这种脸,在这个场合和郦博大嚷起来,他还是很在乎面子的。

所以,这个时候,他选择了当刚刚的事没有发生。

郦博不干啊,如果杀了人沉默有用的话,那要警察做什么?

就在郦博想要跟他理论一下的时候,刘子夏拉了郦博一把,说道:“算了吧,郦老师,难道一条狗咬了你,你还得咬回去吗?”

嘿,到底是刘子夏,不可能白受这种侮辱,直接给怼了回去,而且还是那种丝毫不留余地的怼回去。

郦博愣了一下,然后就笑了起来:“对,要是我的话,我就直接打死他,谁叫它咬我呢?呵呵……”

蒋一舟心里头怒啊,不过这口火只能压在心底,不能爆发出来。

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地恨。

其实在蒋一舟知道刘子夏是《中华汉字听写大会》,第一场比赛裁判之一的时候,心里的怒火就腾腾地冒了起来。

因为这个节目是由文化宣传部牵头举办的,目的是为了宣传华夏的汉字文化,同时也是让国人领略华夏汉字之美。

蒋一舟尽管是金陵古文字博物馆的副馆长,但是级别上不过是个副处,他想要再往上走一步,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。

这次好容易碰到了这么个节目,而且还是和文字挂钩的,最关键的是,可以在文化宣传部露个脸。

所以蒋一舟就开始各种打通关系,又是花钱又是跑关系的,来来回回地累个半死,好容易搞到了一个第一场裁判的身份。

结果呢?

人刘子夏只不过靠着一首歌就当上了裁判,这种差别对待,让蒋一舟觉得自己的努力都是白费了。

当然了,刘子夏靠着一首歌当上裁判,也是蒋一舟想当然的想法。

他觉得,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文化人,好歹一个副处级干部,怎么就不如一个只能靠卖唱、卖才艺为生的戏子呢?

就因为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,所以他怎么看刘子夏怎么不顺眼,刚才听到他们两人的谈话,那句话也是脱口而出。

现在刘子夏这么怼他,他当然不乐意了。

不过蒋一舟也就只能自己生生闷气了,因为比赛已经开始了。

只听坐在舞台正对面的主考官,郭强说道:“好,接下来,咱们的比赛正式开始。”

“那么现在呢,我们可以看到,复赛第一场的比赛呢,即将开始。”主持人董晴,介绍道:“让我们一起来期待选手们的表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