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芭乐视频ios安装下载

且说祖大寿、何可纲等辈为第二批登陆台湾的锦州军,先前锦州军大部队已经在台南登陆,入住台南近郊的大军营里。

祖何等人的到来受到了东南府的热烈欢迎,孙承宗代表领袖欢迎他们。

都不用领袖出面,孙承宗的资历,是他们的老上级,在那里一站,祖何等人的膝盖统统软了,当场要下跪!

孙承宗呵呵笑道:“我东南府有新风,除非拜见领袖,否则都不行跪拜礼了!”

他们恭敬地请领袖金安,孙承宗告诉他们道:“领袖率领舰队在海上训练未归,等他回来你们再去晋见吧。”

“领袖还亲自训练军队啊?”锦州军诸人讶道。

“是的,领袖从来都是勤练不缀!”孙承宗说道。

身为领袖是不容易,他训练舰队,巡视军队与地方,批改文件,处理政务,军政两手抓,并不轻松。

祖大寿、何可纲等辈到东南军的一个军营里暂歇,他们到得地方,但见得是宿舍是楼房,水泥建筑,刷着白灰,内里是套间,八人一间,而普通军官则是两人一间,高级军官则是一人一间,如祖大寿、何可纲两人则有“将军楼”是单幢别墅而住。

军营里绿树成荫,训练场地众多。

在军营食堂里,孙承宗亲自给他们接风,陪客有戴维先生、周斌、颜典、左良玉等东南籍军官,包括了海军陆军陆战队等军官数十人,显示了对他们的重视。

“这是周斌,攻占巴达维亚的英雄!”孙承宗介绍道。

偷拍居家18岁少女半熟身体小诱惑

“久仰!久仰!”锦州军官道。

自然是水陆毕陈,台湾的上好菜肴一一送上餐桌上,还开了酒禁,大家尽余友谊,吃得开开心心。

东南府人非常客气,对锦州军给予高度的评价,称他们是对付北虏的中流砥柱,功在千秋!

孙承宗举杯,大声说道:“北虏肆虐,为祸北方,幸得诸位力挽狂澜,抵御北虏,还北方一个清净!”

锦州军人则愧不敢受地道:“资政言重了!”

祖大寿代表他们发言道:“我等只能保北方一隅之地,北虏绕道而过,横行于北方,我等却无能为力,实在惭愧!”

“不然,能让北虏绕道而过,不得不走穷乡僻壤,亦是大功一件!”孙承守高叫道:“来,让我们为英雄干一杯!”

“喝!”

大家尽欢而散,祖大寿来到将军楼,但见得用具都按辽东之制设置,不由得大为满意。

他的儿子祖可法(实为养子)在头一批到达台南的部队,来见他告诉他道:“东南府给我们头一批部队送来了一批马,说要组建骑兵部队,给我们进行训练,但没有对我们进行招募,没有纳入东南军的说等您回来了再说!”

“这么说东南府还是尊重我们的!”祖大寿高兴地道。

接下来就是军官及士兵代表被安排到东南府各处参观。

他们见识了高雄军港里军舰满港的盛况,还有另一支舰队在海上!

他们参观了东南府海军、陆军、海军陆战队三军,包括军营、造船厂、军队训练等。

东南府的高造船厂,占地宏伟,船台上两条在建的“东南亚级”战列舰格外醒目。

军队训练,他们看到了东南府的步炮合练,如同滚滚洪流,任何敌人敢直挡其锋,必招致重大损失!

让他们震惊的是两样:

一是东南军的陆军相当多,程陪同他们参观的左良玉道:“我们已经扩军,由旅改成师,我已经是个师长了!”

东南府一个师有一万人,如今锦州军到台的不足五千人,祖大寿叹息道:“我们真是越混越回去了!”

二是在东南军的陆军队伍序列中有不少的骑兵部队!

骑兵部队分为两部分,第一部分约有三千人左右,勉强成旅级编制,骑着矮马在操场上奔驰,他们装备有马刀、弓箭和火枪,让祖大寿吃惊的是,他们的弓箭并不差,与锦州军有得比,骑术倒是差过锦州军。

左良玉说这是领袖以台湾原住民,那些少数民族组建的骑兵部队,他们天生就懂得使用弓箭,遂将他们征召入伍。

东南府以火器称雄,但这支骑兵部队依旧使用弓箭。

另一支骑兵部队则人多了,为龙骑兵师,是左良玉统率,多以北方移民为主,他们可在马上劈杀(敌不过正规的骑兵),亦可下马组建火枪阵迎敌。

说明原理,左良玉说道:“领袖用兵对敌,没有条件亦要创造条件上,我们虽然骑兵不如北虏,但能够对付骑兵的只有骑兵,因此我们也组建了龙骑兵,至少不能让北虏把我们的速度拉得太远。”

“真要骑兵对骑兵,不见得北虏能胜!”左良玉傲然地道。

祖大寿颌首,心中的骄恣不由得减弱三分。

还参观了东南枪炮总厂、糖厂、烟厂、贸易中心、行政中心、学校、大学、军校、市政、民居等等。

各处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东南府的富裕和强盛让他们不能不服,以前只是耳闻,今日是亲见,叹为观止!

参观过后,左良玉在滨海的台南大酒店请他们喝夜茶,他这边的陪客有周斌,请的是祖大寿、祖大弼、何可纲和赵率教的儿子赵海阳。

两个东南府军官都军装齐整,胸前挂着的勋章闪闪发亮,他们表情严肃,这让锦州军诸人明白:“东南府要和我们摊牌了!”

“你们的出路有两种!”周斌开口道:“一种是加入我们东南军,但我们东南军与明军是不同的。”

“所有的军人,都向领袖宣誓效忠,军队不为已私有,再没有明军那种家丁制,即无有私军。”周斌声明,锦州军官们默默地点头,他们已经在参观时被有意无意地说明情况时知晓了。

明军将领在收到军饷后,克扣军饷的同时,给出一部分给自己私兵,这些私兵得到将领赏赐的较好装备,甚至凭借功绩得以主人以父子或者爷孙相称,收入十倍于军士,他们只听将领的话,不听大明调遣,是为家丁制度。

“另一条出路则是你们过海去大明,你们为国立了大功,我们愿意送你们一笔费用,感谢你们为国效劳!”

周斌淡淡地道:“请你们好好考虑吧!”